募資斷崖式下跌!跨界合作可解否?
2019年12月8日,由中國風投委、中國母基金聯盟主辦,母基金研究中心協辦的“2019中國母基金年會”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順利舉行。

在以“募資難,如何跨越資本寒冬?”為主題的專場論壇中,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作為主持人,對話淳石資本CEO施文捷、恒旭資本(上汽母基金)合伙人費飛、新東方教育文化產業基金創始合伙人趙征、創世伙伴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周煒和安芙蘭資本董事長周偉麗。嘉賓們從多種角度對募資難題、GP與LP跨界合作等問題展開了精彩的討論。

 

 

一、  母基金GP化?募資難題下的跨界合作

 

 

募資難的經濟背景下,母基金GP化的說法流傳甚廣,甚至有人戲言“不幫母基金一起募資的GP不是好GP。”對此,各位嘉賓分享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

施文捷表示,募資難是不得不去面對的現實問題,這個過程中,多方都有一定的責任,比如LP趨于GP化,GP趨于FA化,FA趨于天使化;而且,LP無法明確表示自己的訴求,也給GP帶來非常大的困擾。但隨著近兩年經濟形勢下滑,基金退出難,LP在這個過程中面對困難也在逐步提高自己的專業水平。并且,科創板推出后,上述問題也得到了進一步的緩解。總體看,惡劣的經濟環境其實是一個周期,GP、LP應把握時機復盤,以便于在下一輪投資高峰來臨時,做好相應的準備工作。

 

費飛稱,首先募資難不是問題,重要的還是自己本身的業績和能力;其次,GP幫LP募資,相對比較難。“母基金募的錢和GP募的錢,本質上不是一類錢。”費飛認為,作為LP的訴求也很簡單,就是財務回報,只要把業績做好,募資總是能解決的。

 

廖俊霞也贊同費飛的觀點。目前國內GP數量大概是美國基金管理人的十幾倍,“這個大行業總體上來說,存在魚龍混雜的情況,在前幾年一哄而上的情況下,一些本不應該投身到私募股權市場上的團隊現在面臨募資難,那也是很必然的。”

 

針對母基金GP化的問題,趙征認為,“這是一個雙向問題,首先要清楚了解你想選擇什么樣的LP類型,哪些類型對你的團隊和產業是有真正幫助的。”GP自己本身要有比較明確的方向,分散的能力造成募資難,深諳專業屬性的基金管理人則會跨越資本難題。針對人民幣和美元LP,趙征指出,二者存在較大差異;對于國內LP,政府引導基金、金融機構、財富管理公司以及上市公司等不同類型的LP訴求不同,故基金管理人最重要的是與LP匹配,坦誠溝通是合作的關鍵。

 

同時擁有美元和人民幣基金募資經歷的周煒認為,LP和GP互相站臺非常正常。在基金行業中,不管是母基金還是GP,最終積累的都是市場信任和品牌美譽度。一個健康的生態環境里最好的狀態是互相幫助,各家應該在生態鏈上相互扶持。

 

周偉麗則自認自己的機構就是“給LP募資的GP”。據周偉麗介紹,因為減稅、政府債和經濟下行,目前的地方引導基金的資金也比較緊張,同時他們也希望從那些一、二線城市吸引一些好公司和項目到當地。“地方政府有錢想配資,我們也想尋求合作伙伴,那么何樂而不為呢?”

二、  行業斷崖式下降背后的原因

 

 

過往兩年行業募資形勢嚴峻,“整個行業斷崖式下降”,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未來趨勢又會如何?幾位嘉賓分享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

施文捷認為,斷崖式下跌原因眾多。新基金、老基金都存在募資難題,此前GP募資的承諾需要時間來檢驗和消化。“其實最關鍵的是看GP能不能讓LP有好的財務回報。只能說時間可以沖淡很多東西,明年估計比今年還要慘淡,從2021年、甚至2022年開始,有可能復蘇一下,當然這也跟中國整體經濟有關。”

 

費飛認為募資難有兩方面原因,一方面是資金供需不匹配,另一方面資管新規后,本質上把短期資金投長期資產這條路封了。“市場是動態調整的過程,市場的財富還是在的,只要能賺錢,其實還是能融到資的。”據費飛介紹,母基金是一個組合配置,自己列了大概100個GP清單,會重點看這些GP的機會。

 

趙征和周煒均對人民幣募資和美元募資進行了比較。趙征認為,目前集中了大量資本的眾多高估值項目都存在風險,難以找到接盤者。未來兩三年市場也不會太好,更要控制整體的風險。而具體在募資方面,“你的動作言行和策略應該完全一致,而不是為了募資而去募資。要講清楚投資邏輯等一系列跟投資相關的問題,跟LP有充分的溝通。”他同時表示,美元基金更關注投資既往業績和團隊能力,考驗更長久,比較單純考驗財務回報能力。不過,“現在人民幣基金也基本一樣,殊途同歸。”

 

周煒稱:“其實現在不管哪邊募資,都比兩年前募基金的時候難很多了,但美元基金的好處在于資金的周期確實很長,因為他們在這個領域已經很多、很多年了,所以大部分的錢,時間壓力小很多,耐心也長很多。對于同一支基金,美元母基金一般會給你三次機會,相對來說壓力小一些。”人民幣基金方面,他們傾向于選擇跟自己對行業理解一致的LP合作。

 

廖俊霞認為,募資難的一個原因中國市場上比較缺乏長錢,缺乏成熟的機構投資人。“有一個數據是新募資基金的LP里,大概有75%左右的資金來自于國企,整個結構性的調整和變化,可能是募資難非常重要的原因,市場化的錢確實比較少。”

 

在募集政府資金方面經驗豐富的周偉麗認為,資本市場肯定會伴隨中國經濟周期,經歷一個發生、發展、規范和收縮的階段,“2019年剛剛開始顯現出一個收縮。市場的總資本、總資金是充足的,基金機構應該與國企相捆綁,調整既有的投資策略來解決募資問題,政府直投、政府無償補貼、外幣募資都是解決募資難的良好手段。

 

 

三、  更好的投資時期

 

 

募資難的背景下,市場上可投資金有所下降,市場的項目估值也有所調整,此時的投資策略應如何應對?與會嘉賓也都表達了自己的觀點。

 

施文捷、周煒和費飛認為,市場環境低迷反而可能是更好的投資時機,“越是現在這種環境下,越是要大膽地看一些東西;當然前提條件是先有錢,有了錢才有底氣看各種各樣的東西。我覺得在保守的情況下,現在完全可以看各種各樣有價值的東西,或者被低估的東西。”施文捷認為,投資的方向和領域可以以國家重點扶持、能夠抗經濟周期的行業和領域為主。

 

 

趙征和周偉麗都認為,投資是長線工作,應穩定投資,不應受經濟周期太多影響。從長期來看,中國的經濟會有良好發展,現在也是最佳的投資時機。


?
Copyright 版權所有 ? 2013-2018 北京安芙蘭投資有限公司
想学吉林时时彩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华讯投资 月球探秘 青海快3 手机体球网足球比分捷报 腾讯分分彩 股票融资门槛·杨方配资平台 长红配资 体球网即时比分指数 福建时时彩 第五鸿厚炒股 足球500万比分直播 总进球 点点涨配资 2019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新疆时时彩